5分28

                                                                      来源:5分28
                                                                      发稿时间:2020-05-25 07:14:28

                                                                      5月12日,孕30周的王丽出现了发热,胎儿心跳变快,产科团队立即着手应对。当日中午,王丽又一次破水被紧急送进产房,随后胎心监测出现异常,考虑胎儿出现宫内窘迫。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4月13日上午,王丽突然感觉下腹一阵暖流涌出,直觉不对劲的她赶紧叫上家人来了广医三院。医生诊断为胎膜早破,但还未出现宫缩。考虑到宫内存活的两个胎儿才26周,月龄太小,为保胎,医院给予了促胎肺、抑制宫缩、抗感染等治疗,希望能尽量保胎。

                                                                      提前破水,她生下930克早产儿

                                                                      “延迟分娩时间过久,会增加感染风险,长时间卧床也可能导致血栓等并发症。”广医三院产科副主任贺芳说,大家都希望延长胎儿在宫内的时间,但如果有宫内感染的迹象,要立即终止妊娠。

                                                                      39岁的茂名产妇王丽(化名)孕育之路格外曲折。

                                                                      这项研究结果被植物医学界的一区(2020年中科院SCI期刊分区)杂志Phytomedicine收录发表,是目前首个被国际期刊杂志报道的中药治疗新冠病毒感染的前瞻性、随机、对照、多中心临床研究。钟南山院士的团队高度重视中医中药的发展,在疫情初期就积极响应国家号召,牵头全国多个医疗机构开展了严格设计的中医药物筛选研究和临床应用探讨,并组织启动了以连花清瘟胶囊为代表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国际植物医学领域影响因子较高的杂志《植物医学》(Phytomedicine)发表连花清瘟胶囊治疗新冠肺炎临床研究成果也是国际对中国中药防控新冠的认可和肯定,对中医药国际化具有十分重要的促进意义。福奇和特朗普(图源:路透社)

                                                                      “我在床上躺了20多天,躺到我骨头都感觉酸了,但一想到孩子可以在子宫里多待会,再辛苦也能忍。”王丽说。

                                                                      延迟分娩是什么?双胎/多胎错开数日甚至数周分娩,在医学上被称作“延迟分娩”。第一个胎儿娩出后,机体可能产生保护机制,以为分娩结束了,宫口回缩,第二个胎儿就可能留在宫内。延迟分娩可以延长胎儿宫内生长的时间,但风险却极大,对产妇来说,最大的风险就是感染。分娩后的宫口就像敞开的通道,增加了细菌入侵感染的几率,严重者可能发生感染性休克。对胎儿来说,留在母亲子宫内发生感染和胎儿窘迫的几率也会变大。

                                                                      一下怀了三胞胎,为保命减胎一个

                                                                      文章首先描述了美国当前疫情的严重性。文章说,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Federal Emergency Management Agency)预测,到6月每天新冠疫情在美国致死人数将达到3000,日均感染人数将达20万,这些天文数字,与在美国之前从未见过的任何数字不同。文章表示,生命的损失是无法想象的,它也暴露了有关美国医疗保健体系的一些非常鲜明的现实,正是疫情大流行,才使得这种“始终存在但通常不为公众所看到的裂缝”现在全面展示出来。文章说,几个月来,联邦、州和地方各层级政府一直在努力解决旨在缓和曲线的政策,尽管作出了这些努力,但该国许多地区的医疗保健设施仍必须继续不断地配备。